三生缘刻定(4)

2020-09-23分享


(7)他倚窗而站,似是有些不愿提起,“你还记得洛阳?”洛阳?陈明翰?梦像闪电一样...《三生缘刻定(4)

(7)

他倚窗而站,似是有些不愿提起,“你还记得洛阳?”

洛阳?陈明翰?

梦像闪电一样回旋脑海,我独自走向阳台,窝坐在吊篮里,如果陈明翰就是洛阳,那是否可以理解为洛阳也被络腮胡杀了,否则从哪来今天的陈明翰?可分明听见洛阳叫络腮胡爸爸。

这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因果关系?

金城浩坐在我对面的吊篮,缓缓道来,“洛阳是我的兄弟,十岁认识洛阳,我们两个比小葵大一岁。洛阳的父母和我们的父母有生意往来,在当时是响当当的【金三角】,我爸并不热衷生意,当时叔跟洛阳的父亲才真正的出名,我爸只是帮村着叔。洛阳跟我和小葵几乎是一起长大,洛阳很帅,比我帅多了,洛阳很喜欢小葵,小葵却不喜欢他,喜欢粘着我。”他因回忆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,嘴角笑的有些宠爱,“就像个狗尾巴,怎么也甩不掉。”

我一个激灵,“当时的车祸怎么断定?”

“事故伤亡,对方刹车失灵,也掉下悬崖。司机死了,记得很清楚,报道说司机刚新婚不久,他妻子伤心欲绝,尾随他从悬崖跳了下去。在当时轰轰烈烈,有句口瑶说,要娶就娶【跳崖妻】。”

“洛阳还在吗?”我尝试着问,心扑通扑通直跳,这里面一定有秘密,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“不在了”,他神情黯然,有藏不住的伤,“走在小葵前面,因病去世,我和小葵去医院送他,他脸比纸还白,他走的时候不过刚刚16岁而已。他父母本就他一个独子,比我和小葵都聪明,却落得白发人送黑发人,伤心欲绝,出国5年之久才回来。”

“他父亲是?”

“洛施华,回国之后是建材大亨,现如今早已隐退江湖,如果没错,人应该在国外。”他解释,“回国之后听说叔家的事,不能接受,他和阿姨素食三个月,为纪念叔一家。”

素食三个月?看来还是重情重义的好兄弟啊!

“我想见见洛伯父,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可能?”

“我尽我所能的安排。”

一个大胆的计划萦绕心头,金小葵啊金小葵,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做点什么?你放心,不辜负你希望!

整个暑假,我活力四射,忙着和芦荟一起兼职,忙着陪爸妈,还要忙着去陪那边的妈妈大伯大妈,宿管阿姨被金成浩也安排在了他们家,还要忙着和金成浩斗嘴。匆匆而过,只剩下一个字——热。

再去学校的时候,看到了一帮新面孔,像当年的我们一样,苦逼的在晒的冒油的广场上站军姿。

谢天谢地,考试没有挂科,居然阴差阳错考了个全班第六,看来我顾婉葵还是有天才的成分滴。生活偶尔出现个意外,但大部分还是正常进行下去,我依旧上我的S大,而金成浩似乎比我更忙,因为我的【意外】出现,耽误了他的很多工作,他还要来回往S大跑,主要是尽量多陪陪宿管阿姨。

额,我到底是叫宿管阿姨妥当还是叫妈妈妥当?这事还不为人知,我人多的时候叫阿姨私下叫妈妈吧。

(8)

我只知道金成浩很忙,开很大的公司,做什么我还真不清楚。以至于他开车带我去做皮肤检测,后又给了我量身定做了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啊化妆品的,我才知道他开香浓公司。

在广州有大块花田,专业医学团队,专门从事研究瓶瓶罐罐的东西,天上掉下这么厉害的一哥哥,以后这个香那个香算是不用愁了。当我提着大袋小袋回寝室的时候,芦荟揪着我小辫子,阴阳怪气,“你这是傍上了还是傍上了?送这么多化妆品。”她一把抢过袋子,“呀呀,这么多呀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给我们都分点,月月,琼,快来!”

她们毫不客气一人拿了好几瓶,我提着袋子一个个回收,戳着她们额头,“省省吧,这都是【顾婉葵专用】,洗的用的摸得都是我的。”我抱在怀里,嬉笑的看着她们,“真想要啊,求我呀。”

“好小葵,我们要!”她们三个整齐划一的摊着手,眼巴巴的看着我。啊!每个女人爱美的心还真非同寻常。

“好吧好吧。”我豪气的一挥手,“放假我带你们去做皮肤检测,20天之后你们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专用品牌了。”她们跳起来欢呼,一把抱住我,小葵你真好!

其实在开口向金城浩提这个要求的时候,我就能想象到她们开心的表情了,这么好的事,当然要一起分享了。

金城浩说:“不甚荣幸,随时欢迎你的朋友来。”

“说的文绉绉的干巴巴的真假。”我笑,“要说就说点实际的,要不要收钱啊,我们都是学生,穷死了,哪能劳你这么大公司。”

“要,收费很贵。”他看上去不像撒谎,一本正经的,“你也看到了,这都是国外请来的专家,收费标准你能想象的到。”

我有些失落,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我把袋子放桌上,“这些也还给你,我也没多少钱。”

“顾婉葵。”他脸冷冰冰的,“这些都是根据你的皮肤定做而成,是你能退就退?你乖乖拿回去吧,我给你打三折,分期付款,每年5000,十年可以付清,很快的。”

“喂!”我白花花的银子啊,我气得不行,连珠带炮,“我又没让你带我去做个鬼测试,我也不知道做了测试还会量身定做这么多瓶瓶罐罐,现在要什么分期付款,你想的美。都说商人狡猾,我看你就是欺诈。不对,是坑蒙拐骗,你太狠了!”我狠狠碎他一口。

“这就是商人的本性。”他挑衅的抬抬下巴,“要是真没钱,就来我家做小工吧,这么大房子,总之是需要保姆,做饭洗衣服拖地拿拖鞋,表现好的话,准你30年后出去嫁人生孩子。”

妈呀,我都50岁了,还出去嫁人生孩子,混蛋吧!我狠狠瞪他一眼,利索的抱起我放下的瓶瓶罐罐,甜甜的叫,“哥,谢谢,你的好意我收下了。”眼睛一转,“至于你的条条框框,你想的美!”

“喂!”他突地扼住了我手腕,“你搬过来住吧。”我使劲儿甩他手,“你想的美,我才不要当你保姆。”

“笨蛋。”他突地柔和了下来,拉我入怀,“谁要你当保姆了?没谁要你钱,香浓公司都是为你开的,你喜欢花花草草的香味,我都给你变成了【瓶瓶罐罐】,这还不好吗?”

“我是顾婉葵,不是金小葵,金小葵是你堂妹。”我气得不行,这个糊涂老男人。

“就因为你是顾婉葵。”他看的我心里发毛,“搬过来吧,这里差个女主人,阳台上的花呀草呀需要有人浇水。”

“上课很忙的。”我嘟嚷着搪塞。

“没事,我开车送你。”

“我不想麻烦你。”

“顺带,我去看婶儿。”他笑的很得逞,“知道是个麻烦就表现好点,把饭给我做好啊,我一敲门给我递拖鞋。”

“喂!你怎么这么卑鄙了?”我急的直跺脚,“不是不要我做保姆吗?这就反悔了?”

“家务事还是要做的。”他露出白白的牙齿,笑的真N瑟,“真乖,答应了就好。”端着咖啡答吧答吧着好心情去阳台。

我好不懊恼的嚼舌根,说话不经过大脑,活该你受罪,哎,不是老男人的对手啊。

她们三个听完,星星眼发着崇拜的光芒,“金城浩也太酷了吧,瞬间把你秒杀了!这么说,你是要把自己卖过去?”

我当然不敢说金成浩有意无意突然间制造的暧昧因子,没告诉她们仨金成浩突然的一抱,没告诉她们我小小的悸动,没告诉她们金成浩说【女主人,家务事】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幸福,更没敢说特有杀伤力的【就因为你是顾婉葵】这句。我算是真被金城浩秒杀了,可恶的臭男人,居然敢使用美人计。

“为了你们的【瓶瓶罐罐】啊。”我趴在床上有气无力,自说其圆,“瞧我多聪明啊,不要老想着搞定别人,认别人做哥也是一条很好的路。这不,你们还跟着光荣了。”

她们三个一把撸起我,“你真叫他哥?”我小鸡啄米的点头。立马三个星星眼看着我,把脸凑到我眼前,讨好的问,“我们三个,谁做你嫂子好?”我摇摇头,无力的倒下,“你们啊,都不够档次。”

瞬间一通恶扁。

金城浩这都是你欠我的!

金城浩来接我们,带她们去做了皮肤检测,又挑了老半天自己喜欢的香。我带着她们在小花园里乱晃,还能叽里呱啦介绍这花那花,她们一致崇拜,“看不出来啊,我们家小葵这么聪明,知道这么多。”我一仰脖子,“那是,这叫做近朱者赤!”

“得了吧。”芦荟拧我脸,“你就变着法夸金城浩。”

“那些老外医生看着我笑嘻嘻的,我还是坐立不安。”月月歪着头说,一脸的崇拜,“金城浩真厉害,叽里呱啦一会英语一会听不懂。”

“法语。”我没好气,“有点出息好吧,别人毕竟在国外待过几年,法语和英语也是他的母语,木有区分的。”

“这不知道别人怎么会认你做妹子?几世修来的福哦。”

“呸!”我碎琼,“刚才你们不还夸我聪明来着。”

“走吧,带你们吃饭去。”金成浩递给我几个袋子,“给你妈妈的。”

“我妈?”我指着我鼻子问。

“对,你妈妈。”金成浩重复。

“是我的妈妈对吧?”我还是不确定,是我这个妈还是那个妈。

“是,上次你没在家,我带你妈妈来做了测试。”

“你去我家做什?”

“尽孝。”他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,“我总得让他们二老知道还有我这个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我这个人存在吧。”

“你这叫瞎扯淡,你这叫干涉私别人生活。”我可不想让我爸妈知道我跟他有来往。

“迟早要认识。”他云淡风轻,嘿,这话说的!

月月一把我揪上了车,“那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理论,谢恩啦,人家对你爹妈好,还不知道感谢。”

我脱口而出,“这是我们的家务事,你不懂啊。”

她们三个叽叽咕咕笑的好开心,“对对对,你们的家务事,我们闲人不要插手。”

完了完了,误会了,又说错话了,瞬间脸通红,我拿手捂着脸,千千万万金城浩你别听见。他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见,他嘴角噙着笑好不得意了,活该被你们耍。

当把金城浩的“大礼”给老妈后,笑的那个N瑟,一个劲儿的夸人家好,还不断指责我,“啧啧,你看看别人,多孝敬我呀,你什么时候不让妈操心,妈呀,啊弥托福了,根本不盼着你那天给我买这买那儿。”

“孝敬孝敬,人家凭什么罗!”气死我了,他一网打尽我的朋友又收买我父母,我气不打一处出,“那家伙撞了我,你还帮他说好话。”

我妈撇我一眼,“你不是好好的,还唧唧歪歪说别人的不是。”老妈拍拍我脸,“人家对咱们挺好的,你也对人家好点。”

我倒!什么老妈?我看金城浩向她买了我,她也心甘情愿,估计钱也不要,白送算了。


Tag:三生 , 缘刻定

下一篇:以鸭为伴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