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午战争中的独白

2020-10-19分享


整整一百二十年过去了,又是一甲午。这是三段相对独立的独白,但又相互交织了一幕短剧。没有舞台,没有灯光,只有在黑...《甲午战争中的独白

整整一百二十年过去了,又是一甲午。

这是三段相对独立的独白,但又相互交织了一幕短剧。没有舞台,没有灯光,只有在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,三个灵魂的孤独的声音。

或许,死亡真的不是生命的终点,而是无穷无尽的新生的起点。

——题记

士兵

火焰,到处都是火焰。

日军的炮弹依然持续不断的打到我们的“致远”舰上,我的耳朵已经被这密集的炮声震得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。忽然,一团非常绮丽的巨大橘色火焰从我面前喷薄而出。

我死定了。

爆炸声,轰鸣。那声凄厉的惨叫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吗?

巨大的气浪将我一下子掀了出去。我的身体凌空飞起,那感觉就像是一只挣脱了牢笼的鸟儿。我感到了一种即将解脱了的心安,但同时也有一点困惑。

我是要死了吗?

我怎么就这么死了呢?

我忽然想起来前两天有一个认识几个字的兵跟我说,战争是大人物造的孽,但却要由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来承担。

哦,对了,我也是识字的,我会写我的名字。

可惜没有人会帮我去告诉那些端坐在太师椅上的高官们一声,就是因为他们的缘故,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兵把他的性命永远丢在了中国东部的大海中。

邓世昌

我以为我已经死了。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,我发现自己周围的海水已经变了颜色。海面上漂浮着望不到边的尸首,有的只是一些破碎的肢体。我看见“致远”舰的桅杆还露在海面上,令人牙酸的钢铁扭曲断裂的声音和隆隆的炮声绝望地交织在一起。

有个物体正迅速地向我这边移动过来,到了近前我才认出来是太阳。哦,可怜的忠犬!我既然没有接过别人抛来的救生圈,又怎么能和你一起离开呢?

太阳衔着我的衣襟,固执地想要把我拖走。

我向四周望去,海面和天空的交界线混混沌沌的,是欲望的战火扰乱了她的秩序。

而人类世界的秩序也早已被赶下了国王的宝座,继承者是笑里藏刀的欲望。

我看不见活着的士兵,也看不见我的“致远”舰。

我狠了狠心,把太阳的脑袋摁进了水里。

舰在,人在;舰沉,人亡。我踏着我深爱着的我的民族和我的国家为我铺成的路,一路走到了这里。这是一个我已经料到了的结局,我知道我不可能再有任何选择的余地。

水下的世界平静而安详,海面上的丑陋与罪恶似乎完全影响不到这里。于是,在这寂静的时刻,我终于感到了永恒的真理带给我的宽慰。

丁汝昌

桌子上的油灯微弱地跳动着。周围的夜想尽办法要将它掐死在黑色的深渊中。

我搁下笔,看着浸着鸦片的酒杯发呆。

给李鸿章的信已经写好,再没什么我没有嘱咐到的事了。

在他们看来我一定是一个叛徒,因为我选择了曾经我死也不愿意接受的投降。虽然我将在这之前死去,但我知道我大约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曾经我是多么在意这一切呀!名誉,地位,身份……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走过的路,却又觉得是多么的可笑!在这样的时代里,在蛊惑人心的战争的硝烟里,什么都不是他本来的样子了。什么名节,什么良知,早就不在人们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了。只有欲望,无休无止的贪欲……

我已经是戴罪在身的人。如果能用我这条贱命,来保全这刘公岛上的近万条生命和我的家人,也是一笔不错的交易。

有那么多的事情我都放不下,但也正因为有这么多的事情我放不下,我必须要死去。

这绝不是一时激动的意气用事。我的命运,早就被皇帝,被文武百官,被日本人,被英国人,被这个世界玩弄在股掌之上。

即使时间倒流,这一切也还会照样发生。我依然会被革职,“致远”舰依然会沉没,邓世昌依然不会接过部下给他的泳圈,威海卫之战依然会一败涂地,我依然会端着同一个泡着鸦片的酒杯,怀着同样复杂的心情自杀。这大约就是后世的历史,唯一正确的历史。

没有任何迟疑地,我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痛苦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剧烈和持久,不过在我的灵魂深处却感到无比的平静。我的灵魂和肉体好像已经剥离了开来,我的所有感觉都仿佛是罩了一层纱,显得极不真实。

灰色的清晨用她那双忧郁的眼睛盯着我扭曲的脸,无声地说:

什么都结束了,但什么都还没结束。


Tag:甲午战争 , 独白

下一篇: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