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生缘刻定(2)

2020-10-24分享


(3)宿管阿姨?年轻版的宿管阿姨?我吓得不轻,手一松,从秋千上掉了下来,秋千摆的老远,甩回来直接砸在了我鼻...《三生缘刻定(2)

(3)

宿管阿姨?年轻版的宿管阿姨?

我吓得不轻,手一松,从秋千上掉了下来,秋千摆的老远,甩回来直接砸在了我鼻子上,我痛得要命,哇哇只哭。

“宿管阿姨”端着菜正从房里走出来,看见流鼻血的我,吓得叮当一声儿碟子也碎在了地上,走过来抱着我,“小葵不哭不哭。”

金浩吓得发傻,“宿管阿姨”叫了好几声儿他才反应过来,打来一盆凉水,“宿管阿姨”拍我后脑勺又拍我前额。我在网上看到过,哪只鼻孔流血就应该高举哪只手,还要使劲儿仰着头,可是我刚一动,宿管阿姨就把我夹紧了,还好言相劝,“小葵乖,不要动,马上就好。”

挣扎了几次,没办法只好放弃,他们七拍八拍,好不容易止了血,一满盆鲜红的血呀。

“宿管阿姨”抱起我放在椅子上,“小葵,怎么老这么调皮了?妈妈给你说了多少次了,小耳朵老是不听话。”她假装拧下我耳朵,“再不听话,我让爸爸把秋千拿了。”

温言细语,真是个好妈妈。我仔细打量她,鹅蛋脸,柳叶眉,眼睛真是大,比小燕子的还大,皮肤真好,粗布衣裳也挡不住好身材,可以当明星。

她见我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,无语的摇摇头,像是习惯这样的我,笑骂,“跟你爸爸一个臭德行,说你两句就不说话。”亲亲我的脸颊,“好了好了,不说了,妈妈给你做好吃的补一补。”

又嘱咐金浩看着我,这才转身收拾打碎的碟子,可惜了一条鱼。

金浩轻轻的摸摸我鼻子,“小葵你一定很疼吧?”我偷偷对他笑,“有点,待会吃了鱼就不疼了。”

他笑的特开心,扯扯我的辫子,“小馋猫。”莫名其妙心一阵悸动。金浩的妈也就是我大妈闻声赶来,看看我们两个端坐着好好的,这才松一口气,“浩没欺负妹妹吧?”

“我没有,我帮婶儿拿筷子听到小葵哭我才看见。”金浩急的不行。

“大妈,小葵自己摔的。”看他那猴急的样,还是帮他解围吧。大妈一把抱起我,“没事就好没事就好,别把咱们小美女摔坏了。”

大妈不似妈妈惊艳,却也是个美人胚子,越看越耐看。

暂且就叫她妈妈。

我妈搬了把椅子给大妈,“小孩子,没事,摔摔长的快。”“这个鼻子呀,好几年才能长好了,千万不要变成破鼻子。”大妈把我放膝盖上和妈一大没一搭的说话。

“小葵,爸爸抱抱。”一个长的有模有样的男人放下锄头,一把举得我老高,“摔坏了我宝贝儿。”那跟他长的差不多的就是伯伯。

这是金家村。晚上,好多人来我们院子侃大山,爸爸似乎很有说服力,都听他的,农村的夜晚,星星还真明亮,微风中透着花香,沁人心脾,我趴在妈妈身上睡的真香。

(4)

“小葵小葵。”谁一直叫我?一直哭哭,真烦!我疲倦的睁开一只眼睛,又闭上,一直叫一直叫,大概是金浩叫我去挖泥鳅吧,我动了动手指,好痛,睡了很长时间。

我努力睁开双眼,我看见了我爸妈,这真是我爸妈。见我醒来,泪水涟涟,欣喜交加,老爸跌跌撞撞跑去叫医生,我妈握着我手,反复摸着我额头,眼泪一串一串,却笑的开心,“小葵啊,你吓死妈妈了,你都睡了两天了。”

我撞车了!

我又做梦了,我居然差点没从梦里走出来,没走出来是死了还是成植物人了?

医生闻声赶来,翻翻我眼皮,“放心吧,醒过来就好,没什么大碍。”这才稳住了爸妈的心。

“爸爸,妈”,我嗓子干痛,“对不起!”

“别动别动!”我妈忙着阻止,“傻丫头呀,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。”我妈滚着眼泪,“妈只要你好好的。”爸爸不住的点头,他看着苍老了好多。

我真是该死,为了屁不相干的人伤害了我最爱的人。中午芦荟她们一窝蜂的涌进来,芦荟坐我床边,“死小葵,你想吓死我啊。”

出院的时候才看见肇事主,一个三十多岁器宇不凡的男人,他见我的时候有一秒愣神,瞬间恢复如常,可惜被我捕捉到了他的错愕。他和爸妈握手,留下了名片,说了很多好话,有吩咐他司机送我们回家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哦!

他转身离开的一瞬间,背影落拓而寂寞,我眼神花了吧,帅气多金的男人,怎么可能寂寞?

回家静养的时候脑海依旧想起他,想起他一瞬间的错愕,想起他落拓寂寞的背影,越想越烦躁,不行,我的把名片找出来。

金城浩?金城浩?我决定给金城浩打电话。电话打了两遍才接通,果然是大忙人,声音很磁性,我单刀直入,“顾婉葵,找你有事,你有时间吗?”

等到他的答复我去了咖啡转角,他穿着白色T恤白色休闲裤,好看的要命,他直径坐了下来,“不好意思,让你等我。”

“没事,闲人一枚。”我盯着他眼睛,“你不怕我敲诈?”

他突然就笑了,温暖透着阳光,“我可以叫你小葵吗?”熟悉又不熟悉的笑容,在那见过,金浩?

这么想的时候我已经不受控制的发出了声音,“你是金浩?”我本来就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,干脆硬着脖子问,“你认识金小葵吗?”

他握着杯子的手指节泛白,不动声色看着窗外,我几乎都要放弃这荒诞的举止他才回过头,眼眸里有不动声色的痛,他声音有些颤抖,“金小葵是我堂妹,19年前死于一场车祸。”

“金小葵死了?”我有些错愕,“19年前就死了?”我居然有说不出的痛,眼泪一瞬间滚落了出来。

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我,“你认识小葵?你看着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,她走的时候才15岁,你怎么认识小葵?”

我止住了眼泪,抱歉的看着他,“不好意思,唐突了。”我把梦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金城浩,我站起了鞠躬,“对不起,我只是觉得有些蹊跷,没想到伤害了你。”

金城浩一把拎起我,“借一步说话!”他把车开到了他家,很大的别墅,带我到了阳台,阳台上鲜花朵朵,还有两个白色吊篮,他说随便坐吧,想喝什么自己去冰箱拿。

好熟悉的地方,好像来过,我可以在巨大的房子里驾轻就熟的找到他卧室外间房屋的冰箱,拿一罐果啤。卧室外面的房间有冰箱?我居然知道他卧室外间放着冰箱,关键是很清楚的知道只有这个房间里面才放有各种各样酒水,他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喜欢啜饮一杯红酒。

他闭上眼睛窝在吊篮里,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我似的,半眯着眼问,“你生日什么时候?”

“早着了。”我从花里面回过神,“中秋节满20。”

“中秋节是你生日?”他猛地坐了起来,“20岁?”他喃喃而语,“8月15是小葵的祭日。”

我深呼吸一口气,阳光依旧耀眼,我却全身发麻,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声音有些颤抖,“她是中秋节死的?她是怎么死的?”

“车祸。”他缓缓道来,“本来叔一家是回小葵外婆家一起过中秋,他们所坐客车被一辆刹车失控的大货车所撞,躲让的时候掉下悬崖。我们一家赶去的时候,只认出小葵和叔,报道说无一人生还。”他叹口气,像是在说服自己,“毕竟是万丈高的悬崖,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婶儿,始终没一点消息。”

他神情很痛苦,带我去看看你的宿管阿姨。见到宿管阿姨的时候,金城浩难以置信,大口呼吸,他努力稳住了情绪,上前尝试着说几句话,宿管阿姨什么也不记得。

我说你别搞错了,你真确定吗?他用手捂这脸,婶儿就像我的亲妈,认错谁也认得婶儿,婶儿的大眼睛我一辈子也记得,放下手的时候我看见他双眼通红。

“可是她什么也不记得。”我有些无助,好像我把自己搅进了一个局,越陷越深,怎么也拔不出来,我到底是谁?

真该死,好奇心!

“看样子是失忆了。”他欣喜中带着茫然无措,“我要说服她,带她去医院看看,指不定还能想起些什么。”


Tag:三生 , 缘刻定

下一篇: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