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阳天,那些事

2020-10-24分享


盛夏时节,就以这样的方式光顾。38度的高温,一早迎面逼来,不用抬头看天,就知道形势有多严峻。过去的夏日,总是...《艳阳天,那些事

盛夏时节,就以这样的方式光顾。

38度的高温,一早迎面逼来,不用抬头看天,就知道形势有多严峻。

过去的夏日,总是潇潇洒洒地来,像位老人。来的时候给人以暖意,然后才是夏天的模样。也有雨,一下就浇个透,可乐坏了天真的孩子们,还能清晰地记起他们在雨中的情景。

他们在风雨中奔跑着,欢笑着,豆大的雨点扑打在小小脸上也不为之动容,年轻的母亲们就在院子外边远远地站着看……

孩子,在她们心里就是宝贝!

现在正往厂子里赶的上班族们,火急火燎,脚下的四轮恨不能再伸出俩轮儿。

"小张"

"还不快点就迟到了,十五分钟四十块人民币"

高红波气喘吁吁,望着一眼不到头的长龙,朝张福顺摇摇大脑袋。

"嘟!嘟!"

张福顺按着喇叭,嘴上半叼着的二手"中华"着了火。

"这年头,有钱人一个比一个黑心,那些做工厂的老板也好不到哪儿去。一面标榜自己觉悟高,事先约定好的工资,眼瞅着一月比一月缩水快,心头急呀!"

想想自己早已过而立之年,就是奔四的年纪了,咱媳妇儿还在老丈人家养着,没有个百八十万怕是过不了门。老丈人还说了,没有钱就不要空着两只手年头四节来,我家亲戚都是有脸面的人。

再想想家乡老母亲盼望儿媳的眼神,张福顺看也不敢看一眼。父母要的是,今年抱得儿孙归啊!可这年头的女人富贵着呢,一心只围着热钱转转儿,也甭管老板是三十或五十,只要有一叠叠的硬通货,再俊的妞儿一样够得着。如此,说不清自个的媳妇就给弄丢了?

"张,车子不挤了,快走吧。"

小高看看腕子上的手表,急了。

习惯了上班族的那些事儿。现在再拾起似曾相识的话题,还有多少事儿在心头,多少人物在眼前。

高红波与张福顺先后走进办公室,时间刚好到点---早上八点正。

"你们早!"

刚入职不久的行政助理美艳正对着他们笑。室内的温度刚好26度,和小姑娘的笑容甜蜜清凉,久久不能够散去。

小高与小张都是做工程师工作的,上面的主管一般不怎么管他们,因为都有工作计划,从一年具体到一天,都有忙不完的事情。只有在最紧要的时候,头儿们才找他们开会,主要布置新项目、开发的新任务。

办公室还有其他人,就不用一一说明了。

总而言之,办公室也有办公的规矩,老板不会叫人白吃饭的,"没有金钢钻就别揽瓷器活";做不好工作卷铺盖走人,在S公司,这便是硬道理也是法则。

所以因先有这些,从普通工程师到最不起眼的文员,再绕到他们的顶头上司,没有和自己的人民币过不去的。他们表面上都和和气气、斯斯文文,可个个骨子里那称得上一个精啦。

每月工资的后四位小数点,在心里不差分毫!

"谁又在用彩色打印机,彩色很浪费呢1办公室小文嚷起来。

心直口快,张扬好表现一直是其个性特点,因此一贯受老总好评。

"是啊,一张一元多,有些人真没记性,一说再说"美艳对此也很支持小文。

其时,小高就站在一旁。他明白,自己以前也犯过类似错误;他更明白,自己就像一面不光彩的星条旗,一有空就有人拿出来招展,唯有作声不得。他们,同时代表了公司最大多数人公众利益。说是大多数人的利益,其实只是公司利益而已!

沉默,成为最好的理由更不必解释说明什么。

这就是高红波,有责任有担当。这年头,这样的年轻人就不多见了。

我曾发表过一篇《跳蚤和蚊子》的短文学作品,那是在初夏的故事,其本意并不是要跳蚤和蚊子去媲美,而是反映现今社会的浮躁与不安,尤其内心深处的恐惧、焦躁,总之五味杂陈!

后来,我在一国际华人散文网站上写道。

闲暇时光,读读写写,

执一支纯、静之笔,去记录真实,刻画清晰人、物、事,

本文人物形象内容莫过如此,浮躁内心,远比炎热盛夏艳阳天更为强烈!

文--王勇全

故事属虚构未完待续/2013.7.26夜


Tag:艳阳天 , 那些

下一篇: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